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淩久澤蘇熙 作品大全
婚後心動淩總追妻有點甜 作者:淩久澤蘇熙 分類: 都市 20491 人在讀
蘇熙和淩久澤結婚三年,從未謀麵,極少人知。晚上,蘇熙是總裁夫人,躺在淩久澤的彆墅裡,擼著淩久澤的狗,躺著他親手設計訂製的沙發。而到了白天,她是他請的家教,拿著他的工資,要看他的臉色,被他奴役。然而他可以給她臉色,其他人卻不行,有人辱她,他為她撐腰,有人欺她,他連消帶打,直接將對方團滅。漸漸所有人都發現淩久澤對蘇熙不一樣,像是長輩對晚輩的關愛,似乎又不同,因為那麼甜,那麼的寵,他本是已經上岸的惡霸,為了她又再次殺伐果斷,狠辣無情!也有人發現了蘇熙的不同,比如本來家境普通的她竟然戴了價值幾千萬的奢侈珠寶,有人檸檬,“她金主爸爸有錢唄!”蘇熙不屑回眸,“不好意思,這是老孃自己創的品牌!” 蘇熙淩久澤
最新更新: 第1591章
暖心甜妻淩總晚安又名婚後心動:淩總追妻有點甜,婚後心動不自知 本書角色名:蘇熙,淩久澤 簡介:蘇熙和淩久澤結婚三年,從未謀麵,極少人知。晚上,蘇熙是總裁夫人,躺在淩久澤的彆墅裡,擼著淩久澤的狗,躺著他親手設計訂製的沙發。而到了白天,她是他請的家教,拿著他的工資,要看他的臉色,被他奴役。然而他可以給她臉色,其他人卻不行,有人辱她,他為她撐腰,有人欺她,他連消帶打,直接將對方團滅。漸漸所有人都發現淩久澤對蘇熙不一樣,像是長輩對晚輩的關愛,似乎又不同,因為那麼甜,那麼的寵,他本是已經上岸的惡霸,為了她又再次殺伐果斷,狠辣無情!也有人發現了蘇熙的不同,比如本來家境普通的她竟然戴了價值幾千萬的奢侈珠寶,有人檸檬,“她金主爸爸有錢唄!”蘇熙不屑回眸,“不好意思,這是老孃自己創的品牌!”
最新更新: 第1591章
暖心甜妻:淩總,晚安! 作者:淩久澤蘇熙 分類: 都市 1757 人在讀
暖心甜妻淩總晚安又名婚後心動:淩總追妻有點甜,婚後心動不自知 本書角色名:蘇熙,淩久澤 簡介:蘇熙和淩久澤結婚三年,從未謀麵,極少人知。晚上,蘇熙是總裁夫人,躺在淩久澤的彆墅裡,擼著淩久澤的狗,躺著他親手設計訂製的沙發。而到了白天,她是他請的家教,拿著他的工資,要看他的臉色,被他奴役。然而他可以給她臉色,其他人卻不行,有人辱她,他為她撐腰,有人欺她,他連消帶打,直接將對方團滅。漸漸所有人都發現淩久澤對蘇熙不一樣,像是長輩對晚輩的關愛,似乎又不同,因為那麼甜,那麼的寵,他本是已經上岸的惡霸,為了她又再次殺伐果斷,狠辣無情!也有人發現了蘇熙的不同,比如本來家境普通的她竟然戴了價值幾千萬的奢侈珠寶,有人檸檬,“她金主爸爸有錢唄!”蘇熙不屑回眸,“不好意思,這是老孃自己創的品牌!”
最新更新: 第1591章
大,和所有的大學生一樣對未來充滿了嚮往和希望。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宋墨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自己也會淪落到來拉讚助的地步。上司還美名其曰,加深企業之間的瞭解,促進企業之間的交流。當時望著頂頭上司那張滿臉皺紋的老臉,宋墨特彆想一口鹽汽水給她噴過去。用夏以沫的話說就是,交流個屁啊交流!你一個廣告部的小組長,又不是市場總監,用得著你這種小角色去當炮灰當花瓶?交流,援交還差不多!如果不是隔著兩個手機那麼遙遠的距離,宋墨當場就想一個迴旋踢踢飛了夏以沫那口無遮攔狗嘴吐不出象牙的臭丫頭。在宋墨二十幾年的生命
最新更新: 第106章 套路
暖心甜妻淩總晚安小說 作者:淩久澤蘇熙 分類: 都市 269 人在讀
暖心甜妻淩總晚安又名婚後心動:淩總追妻有點甜,婚後心動不自知 本書角色名:蘇熙,淩久澤 簡介:蘇熙和淩久澤結婚三年,從未謀麵,極少人知。晚上,蘇熙是總裁夫人,躺在淩久澤的彆墅裡,擼著淩久澤的狗,躺著他親手設計訂製的沙發。而到了白天,她是他請的家教,拿著他的工資,要看他的臉色,被他奴役。然而他可以給她臉色,其他人卻不行,有人辱她,他為她撐腰,有人欺她,他連消帶打,直接將對方團滅。漸漸所有人都發現淩久澤對蘇熙不一樣,像是長輩對晚輩的關愛,似乎又不同,因為那麼甜,那麼的寵,他本是已經上岸的惡霸,為了她又再次殺伐果斷,狠辣無情!也有人發現了蘇熙的不同,比如本來家境普通的她竟然戴了價值幾千萬的奢侈珠寶,有人檸檬,“她金主爸爸有錢唄!”蘇熙不屑回眸,“不好意思,這是老孃自己創的品牌!”
最新更新: 第1591章
蘇熙淩久澤小說 作者:淩久澤蘇熙 分類: 都市 55 人在讀
漆黑的房間裡發出女子痛苦的聲音。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看來我們的獵物終於睡飽了。”低沉的嗓音裡仍然帶著些男孩子的稚氣。誰?!女子黝黑的瞳孔藉著窗外微微的月光在這暗夜的黑房間裡彰顯的異常明亮。那是一雙不含雜質的眸子,清澈而無辜。隻是此刻,這份純潔正是帶給她不幸的根源。繼而安靜的房間裡突然發出幾聲嗤笑,她看不真切卻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自己正被彆人肆無忌憚的打量著。到底是誰?她不過是接到了妹妹求救的電話而趕過來的,怎麼現下會多出這麼多……惡魔?!羅苗瑟縮了一下身子,眸子裡隱忍的恐懼慢慢釋放出來。“瑪索